虚拟养老院 ——解锁泉州养老“密码”

为老人擦身 市民 接受度有待提高 或还需补足短板   在泉州市区上班的孙女士认为,父母老了,子女一般都会照顾,但并不能事事照顾周全,比如帮老人洗澡、擦身等。之前她并不知晓有这样专门的机构为老人服务,她认为如果这方面的知晓率增加,价格也合理,相信很多人都愿意购买这类服务。   “90后”的杜先生表示,据他了解,目前智慧养老模式不外乎是给老人请钟点工,提供一些家政服务,但这些服务上门的护理员稳定性无法保证,倘若购买了服务,由不同的人上门服务,可能会给老人造成困扰。而护理员素质也可能参差不齐,安全性和专业性难保证。他认为如果只是老人生活起居上的照顾,真有需要的话,他更愿意请个保姆,自己挑选的会比较放心。   据了解,在实际服务老人的过程中,护理员也遇到过一些老人拒绝接受服务的情况。有些老人觉得这是骗人的;有些老人自尊心特别强,有困难却不愿接受帮助;还有部分老人担心周围的人觉得其子女不孝,因此拒绝接受服务。   记者获悉,目前除了政府购买居家养老服务外,市民主动购买居家养老服务的人群还非常有限,只有极少数服务对象是市民自主付费的。 为老人掏耳朵 机构 护理员定期培训 已有较完善的机制   众所周知,养老护理员是很辛苦的工作。一方面,不管严寒酷暑都要及时上门服务;另一方面,时常要面对脏乱差的情景,帮老人洗漱擦身、处理排便等。据了解,大部分护理员的年龄是45岁—55岁的妇女。   记者了解到,为了保证服务质量,智慧养老服务中心也在不断进行探索完善。他们会定期对养老护理员进行专业护理培训,还设置有一套较为完善的服务评价反馈体系。据欧鋆灵介绍,护理员上门前和服务后都会现场进行拍照并上传服务系统以示签到,这也是对服务时长的监督。另外,服务结束后,在征得老人同意的前提下,会让老人语音进行服务评价。   另据了解,还有服务机构正探索服务过程录制视频的监督机制,在服务前征得老人同意进行视频录制,并进行回访评价监督。 专家 模式可继续完善 专业化人才培养很重要   泉州师范学院副教授张超介绍,对于大部分老年人来说,受传统观念的影响,都不喜欢离开家去养老院养老,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剧,居家养老势必成为一种趋势。对于子女忙于工作,对赡养父母有心无力的,居家养老服务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子女的后顾之忧。“目前,居家养老是一种新型的养老模式,还需要加以完善。”   张超建议,加大财政投入,政府购买的智慧养老服务内容可以加以丰富,根据老人的健康状况,给老人购买医疗康复服务、保健服务等。智慧养老的服务要走专业化道路,需要吸引专业化人才参与,需要加大对专业人员的培养和扶持力度,“在人才培养这方面,本地的学校可以加入其中,未雨绸缪做规划,开设相关专业,培养专业化人才,政府或社工机构可以和这些学校进行合作,提供学生实习或社会实践的平台。”张超还表示,政府部门还可与志愿者团队进行合作,大量开展上门助老活动,不仅帮助老人渡过生活上的困难,还可以与老人聊天解闷,满足老年人的心理需求。 为老人修剪指甲 部门 “互联网+智慧养老” 将多角度满足社会需求   泉州市民政局养老服务科的工作人员介绍,刚开始“互联网+养老”服务都是政府出资为政府兜底的老人购买服务,但随着大家对养老的重视,渐渐地也有一些市民开始自费购买养老服务了。我市在智慧养老方面不断探索,政府购买服务的对象未来将更加精准,也会将更智能化、小巧化、多样化的终端设备运用其中,让兜底的老人们可根据自己的佩戴习惯选择智能机、手环等终端设备。   而除了市级居家社区养老综合性信息化平台,一些“互联网+智慧养老”服务机构纷纷入驻泉州,可多角度、全方位满足全市老年人智慧养老的需求。我市已经基本建成以居家为基础、社区为依托、机构为补充,医养结合、覆盖城乡的养老服务体系,打造“海丝泉州 颐养乐园”的养老服务品牌。该工作人员介绍,“普通老人可以通过居家加社区实现社区居家养老,而失能、半失能老人就可以选择机构养老。形成‘低端有保障、中端有市场、高端有选择’的多层次养老服务格局。” 数说泉州养老   据了解,早在2012年年底,我市便已实现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站全覆盖,随后在全省率先推动创建农村居家养老服务站。各服务中心(站)通过有偿、低偿、无偿、志愿者服务和商业服务网点加盟等方式,开展老年人生活照料、康复护理、文化娱乐、集中用餐等养老服务。截至2019年6月,我市468个社区已实现居家养老服务全覆盖,2055个行政村已建成农村居家养老服务站(农村幸福院、村级敬老院)1464所、已建成街道和重点乡镇居家社区养老服务照料中心69所。 原标题:虚拟养老院 ——解锁泉州养老“密码” 责任编辑:凌芹莉